正文内容


追寻逝去的“年味”

admin 于 2019-03-10 13:23 发布在 注册  |  点击数:

  对长在东北农村的小李来说,大年初一最为热闹:“要先去爷爷家拜年,刚一进门,爷爷就高兴地拉住我,让在桌子旁边坐下,再胡乱抓些糖果塞进兜里,当然,还少不了压岁钱。接着,男人一帮,女人一伙,小孩一群,在村里转悠着,不管是不是亲戚,见面都要问声过年好,说句吉祥话。等到中午吃饭时间,一家人早就分散各家,喝酒吃饭不知所踪。小孩子却没什么计划,三五成群放着炮,跑闹着,若是拜年正好遇到饭点,自然会留在这家或那家吃起来。”

  但值得关注的是,在“越来越没有年味”的抱怨声下,却有不少年轻人在商业化炒作下越来越多地热崇洋节,与“年味渐淡”形成鲜明对比。

  余秋雨曾在《中国文脉》中悲叹到:“文脉既隐,小丘称峰。健翅已远,残翅充鹏。”

  纪录片《中国新年》中,讲述了一个定居英国的妈妈,带着丈夫和一双儿女过年回北京探望父母与哥哥。之前她不忘让孩子们画一幅全家人的画像,认真裱好并且千里迢迢带回中国。身患老年痴呆的老父亲手里接过那张“全家福”,目光灼灼、泪水盈然。

  纪录片《舌尖上的新年》曾说道:“年味越来越淡,只因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,年夜饭失去了吸引力。母亲每到过年就抱怨:吃些什么呢?你们想吃什么呢?儿女们大都说随便,您随便做。当智利帝王蟹、波士顿大龙虾、新西兰长寿鱼纷纷走入百姓家中,成了中国家庭餐桌的宠儿,年夜饭早已不是过去那般丰盛得令人期待。”

  阿里平台的数据显示,2018年,烹饪机器人销量较2017年增长145%,擦窗机器人增长169%,洗碗机增长188%,蒸汽拖把增长320%。中国妈妈们的手,正在被这个时代的高科技和家政服务所解放, 再也不必为做不完的家务而时时发愁。

  即使是四处漂泊的人,过春节时都总要回家团聚,父子两代,祖孙三代,甚至四世同堂,敬杯酒,鞠个躬,父慈子孝,母良妻贤,在欢笑声中,享受着人间温暖。或许无论怎样变化,团团圆圆才是亘古不变、最好的年味。

  进入21世纪还不足20年,中国的经济蓬勃发展、日新月异下,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深刻的变革。在物质和文化资源极度匮乏的年代,或许一年到头,只有过年才能吃饱、穿好,自然有所企盼了。若单纯想找到曾经熟知的“年味”,可能无异于刻舟求剑。

  过年是一年之中最重要的一个仪式,辞旧迎新的日子里能格外清晰地感知到生活的质感。

  当智利帝王蟹、波士顿大龙虾、新西兰长寿鱼纷纷走入百姓家中,成了中国家庭餐桌的宠儿,年夜饭早已不是过去那般丰盛的令人期待。因此,传统以年夜饭为核心要素的“年味”随着人们生活质量的提高也越来越淡。尽管年味变迁,但亲人团圆的亲情亘古不变,是最好的年味。

  文/本报记者 刘波

  如今国人的消费,再不满足于温饱,而是为了更精彩的生活。据淘宝的披露的数据显示,四五线城市和乡县对智能家居商品的热捧,出乎了许多人的意料。无人机、智能机器人、平衡车、智能家电的销量节节攀升,而买下他们的,可能正是一个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家庭。

  2010年商务部数据显示,3G手机是彼时的销售热点。而9年后的今天,5G网络逐渐普及,人工智能也像水、电一般,成为中国家庭消费升级最为普遍的方式。

  等到除夕晚上,家中所有小孩子憋着一股劲做好熬一宿的打算,倘若很早便睡下或初一起得晚是要被大家鄙视和嘲笑很久的。

  等到大扫除那日,需得是全家动员,十分郑重。扫屋子,擦玻璃,将家中的被罩窗帘统统洗漱一遍,小孩子就算帮不上什么忙,也会里里外外奔跑着递抹布,兴冲冲地参与到迎接这最重要节日的准备事项中。

  回忆从前,小李止不住地缅怀,他说:“现在怕是再也没有那个味了。”

  那时候我们小孩子过年一定要早早买好新衣,端端正正叠放在衣柜中,就盼着大年初一穿上出去和小伙伴显摆。但如果到年底,商场快停止营业了新衣服还没有备好,真是能急得哭出来。

  随着物质的极大丰富,春节在国人心中或已发生深刻变迁,但不变的,当是其千年来流传下来的仪式感与文化的传承。

  时至今日,人们或多或少的都感到年味“淡了”。有全年无休的商场超市,再也不用费尽心思地囤积年货;每到换季,也都要添置几件衣物,更不需“延迟满足”留到大年初一;春晚虽是年年都播,却已沦落成不少人刷手机的背景音。

  清晨,前往北京西站的地铁中,因一家人的出现而多了一些热闹气儿。老陈一家在北京生活已有7个年头,今年,他们依旧决定回老家过年。老陈和妻子拎着满满的年货,女儿则兴奋地讲着奶奶亲手做的各种小吃,说妈妈新发型更显年轻之余,还不忘夸耀自己的新衣服是多么的漂亮。老陈一家的出现,使地铁中充满了“年”的味道,不禁让同行的人怀念起小时候过年的日子,那一天天攒起来的年味儿。

  如今科技发展、社会信息交流速度远远超过历史上任何一个时代,当各种纷杂文化扑面而来,在忙于接收、疲于思考之际,不免将管中窥豹变作习以为常。若传统技艺青黄不接,史诗古文无人品读,摒弃自身所长,就有如“邯郸学步”,“未得国能;又失其故行矣;直匍匐而归耳!”

  提及过去的春节,80后小张掩不住地兴奋:“年关将近,母亲永远是家中最忙碌的那一个,既操心家里的大扫除还没搞起来,还要记挂这年夜饭的"八大碗"还没有做,早晚都琐琐碎碎念叨着。”